【往日那個在禮拜天嗑藥的我】Steve Hoppe

Posted in 專文推薦

 


     三顆「贊安諾」、三顆「心律錠」、三顆「樂復得」,這些藥是我在紐約市牧會時,上台講道前所需要服用的。「贊安諾」—抗焦慮藥物,它有點像酒精的效果,服用時可以安定我的神經,但是有活動能力受限的副作用。「心律錠」—交感神經阻斷劑,則放慢心跳,慢到我不會一直流汗。 「樂復得」—抗憂鬱劑,我已經服用了至少10年以上,幫助我應付乎如其來的焦慮。


     在精神科醫師與我會診那週,我與她分享站在講台前極度恐慌的感受。她除了「樂復得」以外,又多開了「贊安諾」與「心律錠」,並吩咐我每次講道前能夠服用,不過數量總共加起來也才三顆罷了,我當時卻整整服用了九顆!為什麼? 是甚麼驅使我服用了三倍劑量之多?答案很簡單:偶像崇拜。誰是我的偶像呢?就是這些坐在長椅上我的會眾,我敬拜他們,那些人包含厲害的銀行家、百老匯演員、大學教授、展場模特兒,其他厲害的行業你可以自己想像。


    對於我,每個會友都很有吸引力,而我也想讓他們留下好印象,因為我渴望他們的接納、支持、認可。我需要他們愛我,我需要以我在事工上的卓越來贏取他們對我的好感,我開始說服自己,我服用越多藥物,我才可能達成這個目標。所以,我做了可能讓我終生後悔的事,我可能也會因此喪命。我服了三倍的藥量,然後轉向我所拜的偶像傳講福音,俯伏下拜。身為教會領袖,為何那麼輕率地崇拜會眾的接納呢?理由是:牧者不只喜歡親近人,他們更在屬靈上喜歡為自己「拉票站台」。

 

 

牧者喜歡親近人

     我願意作牧者的理由之一,是我喜歡陪伴人走過艱難,服事人,並與基督徒有團契相交,但坦白說,我更願意靠近那些對我沒有預設立場與要求的人,能跟他們有深入的對話本身很有吸引力。大多數的教會領袖,不論平信徒或全職,都喜愛人,這本身不是問題。然而,一旦我們喜歡某人,我們卻堅持他們也要回過頭喜歡我們時,問題就發生了。如果沒有留心查驗自己,被人喜歡的渴望將會變成一種需要,這種需要沒有立刻被滿足,我們就崩潰了。此時此刻,渴望變成了金牛犢,變成了虛假崇拜的對象。

 

 

屬靈政客

      教會領袖,尤其是全職的領袖,總會有需要贏得他人認同的掙扎,畢竟人的接納跟事工的成功本質上是有關聯性的。如果會眾喜歡我,我就有安全感,但若非如此,我們那就慘了。這跟政治操作也沒甚麼差別,人的支持成為了事工興旺與否的絕對指標,我們絕不能一直滿足於現況。想要在這方面操作得收放自如極具挑戰性,所以只有少數人辦得到,絕大多數的牧者都並非如此。


當我們敬拜會眾的接納會產生甚麼樣的結果,下面有三個方面:


一、我們停止愛人如己
      有三件事人生來就是無法避免—死亡、繳稅、人不認同。我們不可能從會眾哪裡收到百分之百的支持率—如果真的如此,我們就大有問題了。若我們敬拜會友的接納,當他們批評我們時,我們將會有兩種反應。我們不是在心裡把他們妖魔化—以便使我們不再需要他們的肯定;不然就是處處躲避著他們—假裝他們不存在會使自己好過些。這兩種反應—妖魔化或躲避—都不包含著愛。


二、我們變成糟糕的牧者
    耶穌說我們不能敬拜上帝又敬拜瑪門(太六24)。崇拜人的接納只是瑪門的另一種形式,這使我們與上帝的垂直關係好像短路了,事工變成只有水平關係的活動。我們的講道也變成了沒有聖靈工作的演講,輔導也只是一連串成腔濫調的言語,而且我們總是無法責備人犯的罪。於是,上帝被我們嗚住了嘴巴無法說話,事工也因此大受影響。


三、我們會筋疲力竭
     我需要為某件事認罪悔改,雖然這件事並不像我在主日講道前嗑藥那麼誇張。當我在紐約牧會,我需要花上四十到五十小時準備我的講章,好讓講道驟至完美。為了確保每個句子都是我精心安排的,我也會事先演練個二十至三十次,直到每個詞彙、抑揚頓挫、手勢都是那麼順暢與非凡。為什麼我這樣做?這跟我嗑藥的理由是一致的,我想要讓人覺得了不起。


    過度準備的結果是甚麼呢?不只是我過度的自我包裝,更糟糕的是我會因此筋疲力竭。我變得越來越沒有時間與精神,來打造一場出神入化的講道。若不是我已經為此哀慟悔改,我今天早就已經不牧養教會了。

 

 

 

好消息


    在贏得會眾的喜愛,所有教會領袖都會有被試探,並且選擇妥協的時候。有甚麼能幫助我們克服這種試探呢? 有的,思想下列三方面使人自由的真理:


一、少即是多
你真的能夠放鬆。在你越渴望給人好印象的時候,你反而越無法打動人心。人心運作的方式是—那些從來不會故意打造好形象的人,通常才是讓我們印象最深刻的。進一步來說,你是容許有軟弱,你也可以自由地顯露破碎的一面。即使在你坦承自己的罪與失敗後也會被接納。相信我,會眾反而會更多的認同,因為謙卑是很有魅力的特質。


二、你已經被饒恕了
如果敬拜會眾的接納—教會領袖皆有的傾向—耶穌已經給予饒恕我們的保證,則不須感到罪咎、被控告,絕對也沒有必要蒙羞。上帝說東離西有多遠,祂除去我們偶像崇拜的罪也如此的遠 (詩103:12)。 所以,快快承認偶像崇拜的罪 ,並為此悔改,然後安息在基督的榮美並祂捨命所帶來赦罪之恩裡,要知道你已經被饒恕了。


三、你是被愛的
    你真的能夠停止崇拜人的接納,因為最棒的愛與接納你早已經獲得了,在哪裡?當然是在基督裡。這種愛的臨到並非根據你的講道、廣播節目、查經、部落格表現得多好;這種愛根本忘記你那些把福音講得很糟糕,主日學上得很無趣的時刻;這種愛忽略你無心卻誤導人的研經、愚昧的輔導、癟腳的領導作風;當這種愛深植在你心深處時,你便能面對任何人的批評,並能夠站立得住;這是上帝沒有偏見、無人能匹敵,沒有條件的愛。唯一的條件上帝已經為我們負上了,我們一點貢獻也沒有。上帝的愛是一種就算嗑藥也無法得到的愛。

 


Steve Hoppe 是一位主責輔導的牧師,他服事於「Park Community Church of Chicago」。

感謝福音聯盟TGC(The Gospel Coalition)授權本中心翻譯本文並刊登。本文出處:https://www.thegospelcoalition.org/article/how-i-became-a-ssunda-drug-abuser/

 

好文分享 【往日那個在禮拜天嗑藥的我】      
作者: Steven Hoppe
譯者:陳以恩

Offcanvas Module

Our themes are built on a responsive framework, which gives them a friendly, adaptive layout